"Mr. Know-it-all, has his reign and his fall."

旧文

很久以前的旧文。邪教cp,瞎写,极ooc,就发上来存着。


    他看见那个男人站在街道的另一边,山雨欲来的阴郁天空下,长夜之前的苍凉光线里。

    他看着他低着头盯着手机,右手手指迅速地打了些字。他们之间有多久没联系了?半年?一年?他记不清了。那段时间太过于混乱,然而他冷静地站在混乱的中心,看着自己的似乎有什么感情随着两人的关系被碾碎卷走,甚至不曾试图伸手挽救一下。

    他仍记得几个月前他们合作的时候。两人心照不宣——现在说出来倒是讽刺不已———地避开了对方...

并不知道自己当年是怎么萌上pronax/xist的,大概是因为睡太晚了吧。🙃

    在倒下的那一刻他想到了斯卡格拉克海峡深蓝色的海面上仰面腾起的巨兽,溅起的水花击打在日德兰沉默而灰暗的岩石上;想到了斯堪的纳维亚山脉上正在挥动翅膀的雄鹰,高声叫着,坠入瓦蓝色的天空。巨兽向北,向北,在灰色的沙滩上遇到那个女孩。她站在九月冰冷刺骨的海水中,粗糙的沙粒伴随着海浪涌上她的脚背。她灰蓝色的眼睛和这片土地与天空一样,冷漠的注视着一切,沉默着,静止着。她苍白的皮肤与北方的新雪一般,柔软而冰冷。

    大海沉吟着,等待着。


    但他知道她的头发被风抚过时...

那天晚上我突然又想到了你,于是我开始理解为什么孤独的人们惧怕黑夜却又依赖于此。只有在夜里我才能再让你带着悲伤重新揭开那个事实。

想想真是,明明你那么爱笑。

你啊,丫头,成天一脸痴汉地跑过来,跟小鱼争我,然后带着点儿幼稚把自己id改成“寒冰罗盘老公”。现在再看的话,是不是当时和你们一起闹会更好些。

我又和以前一样了啊。曾经的我和朋友争美术课代表,她当上了,从此虽然我们还是好朋友但一想起来心里却堵得慌。直到毕业一年后偶然翻到了毕业前她写给我的一张卡,说她其实都知道,她希望我不要因为这个而不和她做朋友。当时看着她尚还稚嫩的笔迹眼眶发紧。而你呢,你曾经拿着我的画本把我的画改成了R18,并成功地让...

我回来了。

早上好。

时隔几个月再发手机摄影,这次总算是明白点儿了。

【一个粗暴的群宣】哟大爷不来讲段儿相声吗?

创了一个KN群,萌KN的同好欢迎入群!

┏ (゜ω゜)=☞帝都双煞相声组(476519913) 

进群申请时请写lofIDヾ(*´∀`*)

大爷们我们一起来讲(开)相(脑)声(洞)吧!ヽ(;▽;)ノ


【脑洞短打】论几片香菜引发的悲剧。

脑洞源于很久以前群里的一个脑洞:kn干到一半儿卷黑分别给他俩打电话(然而正文里并没有很明显的肉)

二十分钟短打,比较渣,大家看看就好_(:з」∠)_

稍微改了一些

娜娜视角


他现在觉得晕晕乎乎的,脑子里一片浆糊,明明开了空调却觉得周围的空气越来越热。所有的注意力都集中到了身下,其他的什么都感受不到。身下的异物感太强烈,他本能的挣扎想要脱离。

“乖别闹…”

那人在他耳边轻声说道,而这句平时会让他直接想抽那人的话他这次足足反应了好几秒。“滚…”他当下给了那人一个肘击,不过他自己都觉得没什么用。那人直接擒住了自己的双手让他动弹不得。

他努力回想了他们是怎么搞到这一步的。其实一...

突然觉得,他们能互相认识,我们能认识他们真是太好了。

© 寒冰罗盘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