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r. Know-it-all, has his reign and his fall."

那天晚上我突然又想到了你,于是我开始理解为什么孤独的人们惧怕黑夜却又依赖于此。只有在夜里我才能再让你带着悲伤重新揭开那个事实。

想想真是,明明你那么爱笑。

你啊,丫头,成天一脸痴汉地跑过来,跟小鱼争我,然后带着点儿幼稚把自己id改成“寒冰罗盘老公”。现在再看的话,是不是当时和你们一起闹会更好些。

我又和以前一样了啊。曾经的我和朋友争美术课代表,她当上了,从此虽然我们还是好朋友但一想起来心里却堵得慌。直到毕业一年后偶然翻到了毕业前她写给我的一张卡,说她其实都知道,她希望我不要因为这个而不和她做朋友。当时看着她尚还稚嫩的笔迹眼眶发紧。而你呢,你曾经拿着我的画本把我的画改成了R18,并成功地让我我罕见的真的生了闷气。你看出来了,便低着头握着双手,带着些手足无措向我支吾着道歉。现在再翻到你在我画本上留下的一张张带着你特有的签名的画,我却很难再向原来那样仅仅是鼻梁发酸了。

我一遍遍重复着之前的错,直到鲜血淋漓,一无所有。

但是啊丫头,三月已经过去了。三月里我依然继续一遍遍重复着之前的错误,直到现在才明白过去了就是过去了,再怎么撕心裂肺都已经过去了。

但你依然在。

“Tonight,

We are young;

So let's set the world on fire,

we can burn brighter than the sun.”


我以为我会写很多,但事实是一旦提起你就抑制不住那种不至于一溃千里却绵延不绝的悲伤。就这样吧,以后想到了什么再写吧。


评论(2)
热度(1)

© 寒冰罗盘 | Powered by LOFTER